當前位置:首頁 > 公關 > 正文

頭條系與騰訊的公關戰爭!
長安客(Domarketing) 發表于 2018-06-08 17:29:59    點擊:

分享到:
頭條系和騰訊的戰爭是否會成第二個“3Q大戰”,目前來看,或許不會,因為雙方的戰爭還未觸及公眾和網民的切身利益,更多還是會在法律訴訟戰和媒體口水戰層面有一些延續。當然,也希望雙方各自能正視并解決自身的問題,而同時少一些黑公關的套路和媒體公器私用的操作。


在“3Q大戰”發生8年后,“人民想念的周鴻祎”并未重新披掛上陣、大殺四方,反而是張一鳴領導的頭條系在多元化業務層面正在成為新的“全民公敵”,以至于超級巨鱷騰訊都不得不有所忌憚。雖然在去年12月烏鎮的東興飯局上,張一鳴與馬化騰還曾同桌暢飲,好不和諧。

如今,頭條系和騰訊之間的戰爭終于打響,再次印證“互聯網大佬們翻起臉來,往往比翻書還快”的道理,但卻也不是任何一方的一時興起,而是在長達近半年時間里雙方你來我往長期摩擦累計所致,終于在六一兒童節這天全面爆發于媒體公眾面前罷了。

關于頭條系和騰訊今年系列摩擦戰的時間節點梳理,鈦媒體做了一張圖表,有興趣的可以先全程回顧了解一下:

(鈦媒體內容中心獨家制圖,圖文編輯/郭叢笑)

如果說,當年360打“3Q大戰”是為求生,一戰之后,成就了360的江湖地位和市場地位,也打出了一個開放的騰訊生態;如今頭條系打“頭騰大戰”,誰又能說不是為了求生、求行業地位呢?也有媒體爆料說,如今頭條系負責公PR的副總裁,恰恰是當年360在“3Q大戰”中的公關總監,并且帶了若干部下一起加盟今日頭條,導致今日頭條的公關路數正在360化。

這么說也并非沒有道理,畢竟過往的頭條系更多給圈內人的調性是產品算法驅動,而非PR驅動,但如今在媒體輿論側卻越來越有所轉向。

佐證之一是,上個月底,今日頭條為彈窗推送新華網一篇并不貨真價值的文章《多少道文件才能管住網游對少年兒童的戕害?》,不惜改標題、改來源、全網推送,目的是抹黑騰訊,以至于最終被騰訊公關怒懟。而這種黑公關的操作手法,的確在當年的“3Q大戰”中被屢試不爽的使用過。

再例如,昨天上午剛開始高考,今天就在網上看到有諸如“考前忙拍抖音,女生考試遲到追悔莫及”和“考試失利,男生崩潰痛斥‘吃雞’”的奇葩文章,其實這些套路一看就是假新聞造謠言的操作伎倆。

之前業內媒體都曾分析說今日頭條和百度之間必有一戰,因為后者憑借信息流和算法推薦,快速搶占了前者的搜索廣告業務,而當百度也尾隨積極布局搜索信息流業務時,雙方擦槍走火在所難免,當然這種假想敵邏輯是建立在中國數字網絡廣告存量競爭的維度,一定是此消彼長的態勢。

而在今年年初,今日頭條和百度也未讓公眾失望,雙方因年終獎引發了一場公關口水戰,當時雙方各自宣布起訴對方。甚至圍繞內部是否真的存在“打頭辦”,百度還專門針對財經媒體人“羅昌平”發起了訴訟,最新消息是,北京海淀法院一審判決羅昌平賠償百度約18萬元,并在其新浪微博賬戶中顯著位置中持續10日登載致歉信息。

雖然,羅昌平方面表示將會提出上訴。但也很難說,當時“打頭辦”的媒體話題操作,背后就沒有相關公關的支持。

“頭騰大戰”目前態勢是,索賠1元和索賠9000萬之間的法律較量。騰訊向頭條和抖音所屬公司提起訴訟,索賠人民幣1元,并要求其公開道歉,同時騰訊也停止了與上述兩家公司的一切合作,包括商業采購、投放資源以及其他商業服務性質的合作等。顯然,騰訊在惜的是媒體名譽。

而頭條則以騰訊利用壟斷地位、多次進行不正當競爭行為為由,提出訴訟,要求騰訊立即停止一切不正當競爭的行為,公開賠禮道歉同時賠償今日頭條共計9000萬元人民幣的經濟損失。或許未來在法庭上,“騰訊是否存在假借監管之名,行封殺之實”會成為訴訟兩造辯論的焦點。

當下,頭條系的抖音正在強勢崛起,騰訊忌憚的是其短視頻社交化的做大最終或將觸及自身核心利益,于是需要重新“復活”微視,并舉重金和資源強推以抗衡,在這種語境下就不難理解微信全面封殺短視頻分享或文章限流現象,這就類似當年騰訊微博的策略:在相同的賽道中牽制和狙擊新浪微博,即使最終不能成功,也能為微信在另外一條賽道的逆襲贏取時間。

對頭條系而言,一直被貼上低俗、信息繭房的標簽,上半年一直遭遇不斷的監管側危機,直到數千萬用戶的內涵段子直接被強制要求關閉,讓頭條系不得不開始將產品重心從今日頭條向抖音傾斜,目前來看,今日頭條更像是頭條系的變現平臺、發展也遭遇瓶頸,而重點扶持的未來之星卻是抖音。有點類似當年阿里系阿里巴巴B2B業務上市,然后賺錢養支付寶、淘寶的意思。

但因抖音的用戶群極為年輕,而頭條系又一直缺乏在價值觀方面的自我管理與約束,這不這兩天又因抖音平臺廣告投放中出現侮辱英烈的內容而致歉,但隨后《人民日報》發表微評,“不是一道歉就風輕云淡。犯這種錯,抖音讓人發抖。犯了改改了再犯,這樣的道歉顯得廉價,更讓人懷疑道歉不過是金蟬脫殼的道具。”

 

前有“王尼瑪”、后有頭條系,真是不要命的“頂風作案”。隨后,北京市網信辦、市工商局也宣布針對抖音在搜狗搜索引擎投放的廣告中出現侮辱英烈內容問題,依法聯合約談查處抖音、搜狗,責令網站立即清除相關違法違規內容并進行嚴肅整改。

這也意味著,頭條系和騰訊之間的戰爭,或許會有一種結束的新可能,那就是因為前者缺乏GR經驗,缺乏對國情和輿情的深刻理解與洞察,屢屢挑戰道德主旋律,而最終以被監管部門嚴厲規范而結束。

舉個例子,今年3月份,美拍因傳播色情、低俗短視頻以及未成年直播等違法違規問題被相關部門約談并對其作出停止更新服務處罰。6月1日,美拍因傳播涉未成年人低俗不良信息,破壞網絡生態,嚴重影響青少年身心健康而被國家網信辦等相關部門聯合約談、嚴肅批評,并責令全面整改。

隨后,美圖公司創始人兼CEO吳欣鴻發文致歉,表示停止一個月熱門頻道內容更新、停止半個月直播頻道內容更新、在安卓和ios端所有應用商店下架美拍一個月、下線并關閉美拍“校園”頻道。試問,如果美圖再屢教不改,再被約談幾次,或許就是下一個內涵段子的下場。頭條系張一鳴,你覺得呢?

八年前,一篇題為《“狗日的”騰訊》的封面文章,應該說是引發后續“3Q大戰”的輿論伏筆;而在今年,騰訊也遭遇有沒有夢想文章的拷問,但頭條系和騰訊的戰爭是否會成第二個“3Q大戰”,目前來看,或許不會,因為雙方的戰爭還未觸及公眾和網民的切身利益,更多還是會在法律訴訟戰和媒體口水戰層面有一些延續。當然,也希望雙方各自能正視并解決自身的問題,而同時少一些黑公關的套路和媒體公器私用的操作。

相關熱詞:頭條系 騰訊 公關 

上一篇:從差評到口碑反轉,馬化騰是個好公關?
下一篇:最后一頁

 
返回頂部 ↑
上海快三开奖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