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觀察 > 正文

傅盛離職內情:從360叛將到騰訊馬前卒
李釗(blog) 發表于 2011-10-20 17:53:19    點擊:

分享到:
我是360的首席架構師李釗,傅盛的自述里談到了我,涉及一些往事,我來說幾句吧,關于傅盛、周鴻祎、雷軍,還有馬化騰之間那些不為人知的事情。

我是360的首席架構師李釗,傅盛的自述里談到了我,涉及一些往事,我來說幾句吧,關于傅盛、周鴻祎、雷軍,還有馬化騰之間那些不為人知的事情。


 

3Q大戰的幕后總導演

先扯遠點,抖個包袱吧。3Q大戰,大家只看見周鴻祎和馬化騰你爭我斗,卻不知道幕后的驚心動魄,波詭云譎。先是騰訊趁著節假日大規模強行安裝QQ電腦管家,一夜間覆蓋超過50%,其意圖無疑是先裝下去,然后用安全軟件不兼容的慣例,一舉干掉360。被這么折騰了幾次后,周鴻祎拋出扣扣保鏢,本意是以戰逼和,告訴馬化騰“我也有殺手锏”,不要逼人太甚。沒想到馬化騰反應過度,竟然祭出“二選一”的昏招。

事后我們內部分析,馬化騰應該是被人利用了。當時網上出現了“360要做IM”的謠言,還有幾篇360搞什么“盜夢盒子”、要扒QQ好友關系的文章,來證明360推出扣扣保鏢是要對騰訊做致命一擊,目的是推出360自己的IM,等等。這種抹黑文章我們見多了,就沒太當回事。問題是馬化騰卻信了!所以才有了“二選一”。

3Q之后我們復盤,發現馬化騰相信這些謠言,不是沒有原因。那幾篇文章不但煞有介事地說360要推“360安全聊士”,而且故意“泄露”了大量截圖、界面、PPT和產品文檔,甚至還有內部開會討論的投影照片!網上還出現一個假冒360的網站,說是即將推出名叫coco360IM,敬請廣大用戶期待,等等。

這么全面的“泄密”,只要冷靜點分析,當然就會發現破綻,問題是當時馬化騰已經不冷靜了,何況提供這些材料給他的,是他的一個“好朋友”,業內某著名大佬。跟這位幕后總導演比,周鴻祎和馬化騰都還像是小朋友。他們之間的這出“三國殺”,我在后面再繼續講。

還有關于“盜夢盒子”的文章里,有的充滿了只有安全行業技術人員才用的專業詞匯。再聯系到這一輪造假的“專業”與逼真程度,幕后黑手是誰就是明擺著的了,只能是某家以陰柔著稱、以小動作見長的老牌殺毒廠商。

3Q打完,3Q兩敗俱傷,只有金山的安裝量因為騰訊的大力推薦而迅猛增長。這還不夠,在二選一360最困難的時候,傅盛出面,聯合百度搜狗遨游開發布會,宣布和360不兼容,意圖腹背夾擊,讓360徹底完蛋。

一個到處以“360之父”自詡的人,一個口口聲聲熱愛360、把360當成自己生命的人,這么急吼吼地給騰訊當打手,挖空心思就想毀掉360,是為了什么?

我來說說前因后果。

“傅盛膨脹到那種地步,周鴻祎負有很大責任”

傅盛是個很聰明的人,口才好,反應快,善雄辯,很多時候我們倆爭論,我明明知道他講的不對,但就是說不過他,而這種類型正好是周鴻祎喜歡的。

周鴻祎有個毛病是愛才如命,之所以說是毛病,是因為周鴻祎太愛走極端,缺乏分寸感,好好的愛才到了他這里,往往會變成溺愛。他在外面跟人聊天,聽到一點有創意的建議,馬上就會眼睛發亮,一拿到手機號,轉頭就讓人事部去挖,沒隔兩天又開始不停地發短信追:“XXX怎么還沒入職?”。現在公司很多產品、技術骨干都是他用這種方式挖來的,當然看錯人的比例也不低。

有一個技術骨干,名字不說了,很聰明,但是沒自制力,經常通宵看小說,上班睡覺,幾個月不出活,自己都覺得不好意思,就辭職了。沒多久老周就又開始想他了,老是念叨“XX還是很有水平的”,又把他找了回來,但是事與愿違,這老兄老毛病改不了,最后搞得周鴻祎完全沒脾氣。對有才華的員工容忍度太高,無原則溺愛,這是周鴻祎用人的一大弊病。

360開始的時候成長很快,周鴻祎一高興,夸獎時少不了說些過頭話,平時經常給傅盛做單獨輔導,手把手地教他做產品;接受采訪時,也經常讓傅盛出面,以至于有記者以為周鴻祎要讓傅盛當接班人,其實老周自己當時才30多歲;然后又不顧內部很多人的反對,非要任命傅盛做360部門的總經理,其實當時傅盛的問題已經暴露了不少,老齊已經明確提出要有限制地使用了。傅盛走后老齊曾總結過:“傅盛膨脹到那種地步,周鴻祎也負有很大責任”,公司里很多人都是認同的。

周鴻祎挖來的人,傅盛一律不要

傅盛本來就自視極高,隨著360的用戶數增長,他的變化越來越大。

開會時,他經常整個人往后靠著,眼睛看著天花板,下巴對著同事,動不動打斷別人的發言。

其他人講話時,傅盛常常自顧自玩手機,腳差不多能擱到桌子上,再時不時點評幾句。

他要求把公司其它部門的一些人盡量開掉,或者把他負責的360部門分拆出來,理由是不能讓其它部門的人占他的便宜。

他的部門只用自己招的人,人事部門招來的,或者老板挖來的,傅盛一律不要。就算勉強要了,也會想辦法擠走。

當時的360就產品而言還很粗糙,傅盛點子多,但是對產品細節的把握比較弱。老周親自跑到廣州,把向明和歐勝請來,想讓他們幫傅盛打磨產品。傅盛先是不要,后來又打發他們去干些無關緊要的活。其實向明和歐勝的產品能力在很多地方比傅盛強,一些很成功的產品,譬如開機小助手,就是他們做的,現在他倆都在負責核心業務。

技術上,雖然周鴻祎在雅虎的時候就已經有做安全的想法,還跟楊致遠建議過,但是當時的360在安全技術方面還是積累少,老是被瑞星嘲笑,說360殺流氓軟件只能按文件名來查,等等。傅盛是做產品出身,技術上主要依賴徐鳴,徐鳴對安全也不在行。周鴻祎很著急,到處打聽安全圈有什么牛人,終于找來了一個高手,“狙劍”的作者,叫徐貴斌。

徐貴斌一來,就覺得360部門內的氣氛不太正常:剛有了千把萬用戶量,就已經開口閉口大談成功經驗了,部門里面搞得像一個小團伙,還搞個人崇拜,對競爭對手也是認為不堪一擊。徐貴斌覺得有問題,就寫了封郵件,主要提了兩點:一,360的成功主要在于市場和宣傳,能一炮打響有很大的偶然性,純粹是因為殺流氓軟件的需求太大,其它公司又不敢殺,才給了360一個機會;二,當時360的技術其實遠不如瑞星金山,如果不能迅速引進大批人才,盡快補上技術短板,360很可能就像超級兔子和優化大師那樣,充其量就是個工具軟件,沖到幾千萬的安裝量就到頭了。

周鴻祎本來就是個悲觀主義者,被這盆冷水澆了一下,危機感更強了。但是徐貴斌卻因為這封郵件得罪了傅盛和徐鳴,從那以后傅盛就一直想各種辦法轟他走,最后還是老周把他給留下的。傅盛走后,老周讓徐貴斌領導查殺部門,確實把360的查殺能力提升了一個大臺階。

開始的時候,老周一度天真地以為傅盛徐鳴不要HR招的人,是因為HR在技術能力判斷上不行,于是安排我到他們部門幫助招聘和培訓。有些人招進來了,傅和徐卻頂著不要的,只好交給我來帶,一共四個,現在都是公司很重要的骨干。傅盛說我是來建秘密團隊的,純粹是胡扯。反倒是傅盛一再跟老周打小報告,說李釗老了,不行了。

后來徐鳴對我說,我是被派來對付他和傅盛的。我聽了很生氣,就說:“你這是放屁,我本來就不愿意摻乎你們這事兒。老周認為我管不了大團隊,才下放到你們這里來幫忙的。”

還有個人,原來雅虎中國的CTO譚曉生,后來去了MySpaceCOO09年到了360。有次聊起來,曉生說他挺后悔晚到一年的,少拿了不少股票。原來老周08年就想挖他過來,曉生找徐鳴打聽情況,問完后覺得老周很不好,這么干公司怎么會有前途?結果傅盛離開后公司發展更快了,曉生還是來了360,進來后發現完全不像傅盛徐鳴他們說的那樣,覺得這倆人很過分,說到底就是怕能人進多了,影響他們倆的地位。

 

“讓傅盛做部門總經理 ,他就會聽公司的話了??”

對傅盛阻撓引進更多高水平的人,老齊是很有看法的,我記得他說過:“傅盛快成一顆毒瘤了,讓公司政令不通,策略執行不下去。這個瘤子不摘掉早晚會擴散,最后把整個公司都賠進去。”當時我還覺得言重了,回頭看,在用人上還是老齊比老周有先見之明。

老齊多次提出過換人,但是到了周鴻祎那里總是通不過。老周很糾結,一方面覺得傅盛確實成了引進新人的障礙,一方面又覺得拿掉傅盛感情上過不去。怎么辦呢?老周忽發奇想,要把傅盛的頭銜從產品經理改成部門總經理,另外再漲薪漲股票,他的想法是傅盛職位高了,就不會再覺得引進高水平的人對他有威脅,再加上漲完股票一高興,應該就不會對引進新人鬧意見了。

老齊同意給傅盛漲股票,但是不同意提拔,記得他問我意見時還說過一句:“讓傅盛做部門總經理,他就會聽公司的話了??”妥協的結果是給傅盛一個部門副總的頭銜,然后再找安全行業有經驗的牛人來當部門總經理,讓傅盛做輔助的工作。但是老周對這個結果不滿意,他認為傅盛會鬧情緒,先是壓著不發,后來有一天趁著老齊出差,他繞過老齊找人事部發了個任命,把傅盛的頭銜升成了部門總經理,整個過程如同兒戲。老齊回來后,氣得都想踹周鴻祎。

這次任命不但是拔苗助長,后果更是災難性的,因為給了傅盛一個完全錯誤的信號。從那以后,傅盛的部門不但針插不進,水潑不進,而且越來越趨向失控:人員工資都必須傅盛說了算,股票怎么分,也都得傅盛定,人事部說了不算,老板說了也不算。連360部門的員工具體在干什么,公司也不知道。對老周布置的事,經常陽奉陰違,后來干脆頂著不辦。

直到一次考核,人事部發現傅盛手下有67個員工很奇怪,竟然說不出自己做什么工作,只說做前沿研究。那具體研究了些什么呢?問半天才說是圖片方向的,跟安全不沾邊。

而傅盛自己也經常在上班時間不見人影,經常下午才來公司。有很長一段時間,他每天就在公司轉一圈,然后就不見了,晚上為了打卡才回來一趟。我當時很納悶,白天怎么老找不到傅盛,更奇怪傅盛手下為什么要養那幾個閑人,后來同事間開始傳,說是傅盛在外面偷偷開公司干私活,這才恍然大悟。

后來又聽說傅盛在360上推薦下載的軟件,有些下載量很大,但是收費卻很少,公司想撤掉,傅盛總是攔著不讓,還三番五次找老周老齊說情,比做那款軟件的公司自己還著急,還上心。

周鴻祎可以容忍一切,但是不能容忍搞砸產品

我想傅盛這么搞,產品能做好才怪,360的版本升級越拖越慢,用戶反饋的問題越來越多。一直到08年的716日,第二天就要正式發布360殺毒,公司讓其它部門的員工也來試用,結果發現殺毒非常難用,動不動就死機。而身為安全業務總負責的傅盛這時卻不見了,半天才找回來,說是去參加了暴風影音的發布會,并且感觸很深,“他們號稱明年上半年收入能到一個億”,”360這么做免費安全,沒什么出路,將來還是得學暴風做媒體。”

第二天殺毒發布會的邀請函都已經發出去了,來不及推遲,公司只好硬著頭皮把殺毒發了,結果不出所料,用戶惡評如潮。幾天后不得不悄悄把殺毒從360首頁撤了下來,又不好公開說殺毒產品失敗,只好掛在網站上很深的一個角落。按周鴻祎自己的話,這是他這輩子最失敗的一個產品。

老周是這么一個人,他可以容忍一個人有很多毛病,但是容不得有人拿產品不當回事。這下決心就很容易下了:撤掉傅盛,老周親自接管安全業務,同時另外抽調人手重新開發殺毒。

之前公司發現傅盛異常后,已經開始調查,很快就拿到了傅盛勾結下屬私下開公司的證據。傅盛只能走人了。

最近公司對內解釋傅盛離開的原因,只說了他開公司干私活這一件事,我覺得是給他留了面子的。說實話,如果僅僅是個職業道德的問題,老周還是很有可能會原諒他。實在是傅盛后來的一些做法太過分了,已經嚴重影響到了360本身的發展,同時搞壞了公司內部的風氣,才逼著老周下了最后的決心。

傅盛離開時,除了他的一些鐵桿部下,公司里幾乎沒人感到惋惜,反而有很多人埋怨老周,怎么拖到現在才處理。

這里還有個笑話,360殺毒發布并宣布永久免費后,瑞星馬上跟進,推出一年免費版,導致代理商強烈反彈。瑞星硬著頭皮挺了幾個月后,發現360殺毒安裝量極小,對瑞星沒什么沖擊,感覺上了當。內部一反思,認為錯在反應太快執行力太強,純屬自亂陣腳,于是往回收,重新恢復收費。結果幾個月后360殺毒經過重新開發,正式推出第二版,瑞星不得不再次跟進免費,這么來回折騰幾次,結果把代理商徹底逼瘋了。細究起來,瑞星的渠道其實是毀在傅盛手里,呵呵。

雷軍說:“傅盛你是中國做客戶端的三大高手之一”

剛接觸傅盛的人,尤其是女的,往往對他印象很好,但是接觸久了,就會發現他的一些毛病,譬如表里不一,說一套做一套,譬如自戀和自大。

我記得很清楚的一次,在食堂吃飯聊天,傅盛說:我是世界上最好最優秀的男人,頭腦聰明、智商高,工作能力又強,待人接物方面又會做人,不但是工作上的好男人,生活上也是好男人。聽得我目瞪口呆:怎么會有這么自戀的人?這么說自己也有點太那個了吧?何況你待人接物時怎么樣,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當時我就覺得他有些地方已經有點不太正常了。

有一次跟老板吵架,傅盛自己說漏了嘴,說是雷軍找過他,說傅盛你是中國做客戶端的三大高手之一,功勞這么大,周鴻祎給你的權力太小了,不如出來創業,出來我就給你投資。“客戶端三大高手”的說法后來雷軍自己公開提過,所以傅盛說的應該八九不離十。另外兩個高手估計是指馬化騰和周鴻祎,也可能是指雷軍自己,能跟這些人平起平坐,傅盛不膨脹才怪。當時我們已經開始發現有人在背后搞360的小動作,開始以為是瑞星,后來發現瑞星一般都是明火執仗地干,不像金山喜歡來陰的。

這里插一句,當初我在方正時,雷軍也曾經想拉我去金山,當時我覺得他說話比較裝,有點假模假式,不像周鴻祎雖然毛病多,但是直來直去,就選擇了跟周干。現在看我肯定是選對了,這么多年跟著雷軍在金山干的,還沒有一個掙到錢的。

我想有雷軍煽風點火背后撐腰,傅盛的自大更上一層樓,他潛意識里把360當成了自己的地盤和私有財產,任何人都不能碰,一些再正常不過的工作安排,都會覺得公司是針對他的,是要奪他的權。給他招人,他覺得是要安插耳目,是派人監視他;跟他說幾句平常的話,他會覺得話里暗含殺機。人到了這個地步,已經很難再溝通了。

謊話說多了,連自己都當真了

石曉虹說傅盛有迫害妄想,被幻覺控制,雖然刻薄,但不是沒有道理。還在離開之前,傅盛就已經開始像個怨婦一樣,見人就說自己功勞如何大,公司對他如何不好,他如何如何委屈,等等。為這事有同事給他取外號叫“傅林嫂”,意思是跟魯迅筆下的祥林嫂一樣,有訴不完的苦。老聽他說這些,我也有個感覺,就是有些話說的次數多了,可能他自己也就當成真的了。

舉個例子,傅盛為了證明自己是360之父,經常說360的名字是他起的,他的身份證號里有360,他父母在一家叫“三六零”的工廠工作,云云。這些話都是傅盛離開后在外面說的,剛聽說時我很意外,因為公司里老人都知道,360的名字是曹曙起的。當時微軟XBOX360的消息剛傳出來,曹曙覺得360這個名字好,360度包羅萬象,拿來做什么都可以。跟老周一說,老周也同意,就讓曹曙去注冊了一系列360打頭的域名,最早的是在05年春天,而傅盛是在0511月才進的奇虎。

還有在可牛的問題上,傅盛先是說可牛是他在VC工作時投資的項目,后來又變成了他離開奇虎之后自己創辦的可牛,最新的解釋是他在加盟奇虎之前開始申請注冊可牛。自己的三種說法都前后矛盾,每次都要用一個謊言來掩蓋另一個謊言。事實是:傅盛是在加入奇虎之后一個月,勾結兩名同事,向工商局提出申請注冊,而不是他說的加入奇虎之前就已開始申請。

石曉紅公布了注冊360域名網站的截圖,還有可牛的工商登記資料,但是傅盛呢?不管是為自己辯護,還是攻擊360和老周,從來就沒拿出過什么證據。

騰訊出錢,傅盛出力,雷軍獲利?

現在回想起來,老周號稱梟雄,但在處理人的問題上,實在缺乏謀略和決斷,尤其是面對一些立過功、或跟了他多年的老員工時。石曉紅做過一個對比,大意是傅盛的情況就像當年在聯想內部搞獨立王國的孫宏斌,但是老柳處理起來就當機立斷得多,直接就把孫送監獄里去了。而周鴻祎雖然在外面號稱狠角色,在公司里也經常發牢騷要開掉這個開掉那個,但是到了動真格的時候,卻往往表現得拖泥帶水,婆婆媽媽,以致傅盛的問題越拖越大。

話說回來,拿傅盛跟孫宏斌比實在是太抬舉他了。孫宏斌的順馳雖然失敗,但至少曾一度威脅到萬科,后來再辦的融創也已經上市成功。

傅盛呢?離開360后,做的可牛圖片連美圖****都比不過,最后還是雷軍為了挽救自己的投資,讓金山出面買下了可牛,才避免了倒閉;金山網絡讓傅盛給免費后,也是收入大減,快撐不下去了,只能靠騰訊的投資來維持。安裝量也是靠騰訊幫他強行捆綁推廣,這兩天又拿第三方數據來吹,說什么用戶上億,我一看金山的上升曲線,就是在最近突然間來了個陡峭的轉折和上揚。中國的第三方數據,你懂的。

傅盛、騰訊、雷軍的關系,我以為概括地說就是騰訊出錢,傅盛出力,雷軍獲利:

看上去騰訊的算盤是“用周鴻祎培養的人來咬周鴻祎”,用360的叛將當打手,免得騰訊自己直接和360交鋒;雷軍則是通過360這個共同的敵人,找到了和馬化騰唯一的利益交集。把360的威脅放大到極致,可以最大限度地減輕騰訊對米聊、多玩和UCweb等雷軍系企業的競爭壓力;而拉來騰訊注資金山,不但能給快要斷糧的金山網絡及時輸血,更是為雷軍自己對可牛的失敗投資找到了最終買單的豪客,捎帶著還能讓求伯君套現出局,圓了自己多年來“老太子登基”的宿愿。作為整個棋局的總導演,雷軍既不出錢,也不出力,但是卻一箭四雕、獲益最多;

而傅盛在先被逐出師門、繼而自己創業又失敗后,本來已經成為一個loser,結果卻因為能咬周鴻祎這點而倍受賞識,來了個剩余價值大發現,成為騰訊對360的戰爭中,一粒奮勇向前的馬前卒。

至于周鴻祎,毛病當然不少,但在用人這點上,如果真的像傅盛說的那樣不能容人,360怎么可能在短短幾年聚集起這么強悍的一支隊伍?又怎么會有這么多人,從3721、雅虎到360,一直鐵了心跟他干?

而且周鴻祎的特點是喜怒形于色,有話當面說,根本就不懂也不會那些旁敲側擊的宮廷政治手法。騰訊那個程苓峰寫文章,拿毛來影射老周,把老周寫成權力斗爭的大師,實在是太抬舉老周了。很多人都知道周鴻祎脾氣不好,還愿意跟他干,就是因為周沒什么架子,不會擺譜,跟人交流比較平等和直接,只要你說得有道理,他就能聽進去,反思和認錯也很常見,因此很多中層也敢跟他大吵大嚷,幾個厲害點的副總,像劉峻、姚玨更是經常跟他拍桌子。

傅盛正好相反。在360時,有同事在公司網站上給他的部門提點意見,傅盛就逼著公司查ID,非要老板把那人開掉。我還聽過一個故事,說是傅盛到金山后,有次要出門,讓秘書安排車,但是當時金山的車都已經出去了,秘書只好叫了個出租,結果傅盛下樓一看,居然讓傅總打的,龍顏大怒,就把這個秘書開掉了。這事真假我不知道,但是非常符合傅盛的性格。

再扯一句程苓峰,他的文章講了一個“功高震主”的邏輯:周鴻祎是老板,傅盛打工。打工仔干得好,所以老板不讓他干了。這是什么邏輯?

傅盛的功勞到底有多大?

時至今日,傅盛要自抬身價時,還是要靠“360之父”的招牌,所以有必要討論一下360的成功靠的是什么。

360公司能有今天,我認為有幾個關鍵點:融資、殺流氓、推瀏覽器和導航、免費殺毒,還有手機衛士。沒有靠周鴻祎個人品牌和搜索技術融來的幾千萬美元,就不會有奇虎公司;不敢殺流氓軟件,就不會有安全衛士;沒有瀏覽器和網址導航,就沒有360的商業模式和主營收入;沒有免費殺毒,不可能擊敗殺毒廠商,并贏得民心;沒有手機衛士,360在移動領域就沒有根基。這其中只有殺流氓一件事與傅盛有關。

具體到360安全衛士的成功,也有三個關鍵因素:

首先是用戶需求太大,當時的用戶盼望清理流氓軟件,就像盼解放軍一樣(插一句:360的社區搜索沒成功,不是因為技術,而是缺乏需求,傅盛也當過奇虎搜索的產品經理);

其次,當時沒有一個殺毒廠商敢查殺流氓軟件,因為做流氓軟件的都是互聯網公司,只有周鴻祎這種亡命徒才敢把同行得罪光。

第三,老周跟雅虎的口水戰,等于給360做了一次免費的全國性宣傳。這次口水戰對周鴻祎的個人形象傷害很大,但是對360的推廣來說,卻不亞于一枚超級火箭推進器。

至于產品本身,當然很重要,奇虎團隊之前在客戶端方面的經驗積累,也確實起了很大的作用。但在360安全衛士最開始的成功中,產品和技術確實不是最重要的,因為殺流氓軟件并不需要多么牛逼的技術,而且當時需求太大,產品就算弱一點,只要能解決問題,一樣有市場。360在安全技術上超越瑞星金山,還是09年云查殺發布以后。

“如果傅盛真的那么牛,公司又怎么敢讓他走人?”

平心而論,在360安全衛士這個產品上,傅盛在初期確實做了不少貢獻。但是歸根結底,他還只是一個執行者,奇虎內部像他這個層次的產品經理有一堆,換一個人來做360,未必就比他差,只不過公司把這個機會給了他。再假設一下,換一家公司,譬如雷軍,要是也敢下決心,先站出來查殺流氓軟件,那金山不少產品經理都不會做得比傅盛差。傅盛把360整個公司的成功都歸結成自己的功勞,就有點太那個了。

換句話說,如果沒有殺流氓軟件那么大一個現成的市場擺在那里,沒有周鴻祎下決心豁出去殺流氓,沒有跟雅虎那場口水戰,沒有老周之前做了和投了那么多客戶端的經驗,那傅盛能力再強,也不可能把360安全衛士做成功。但是如果沒有傅盛,奇虎另外挑一個產品經理來干,360依然有很大的機會做成。

事實就是明證:傅盛離開后,幾乎把他招的人全部帶走,但是360并沒有因此垮掉。傅盛的離開反而成了360招人、進人的一個轉折點,很多之前被擋在外面、水平比傅盛徐鳴高的人都進來了,工程師從當時剩下的幾個人擴張到現在的500多人。很多之前傅盛反對上馬的項目,譬如瀏覽器、譬如網址導航,以及一度被他搞砸的殺毒項目,之后都獲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這些項目的負責人,沒有一個像傅盛那樣自詡為”360瀏覽器之父、或”360殺毒之父

傅盛說他做360時,公司對安全衛士不管不顧,意思是都是他一個人做出來的。稍微了解一點奇虎的人都知道,這完全不可能。周鴻祎對產品歷來是一竿子捅到底,經常會叫上基層員工一起開會,有時為了一個細節還會和幾個小孩吵得面紅耳赤,尤其是打仗的時候,恨不得連公關稿都要親自寫。像他這樣一個把打架當成生命的人,殺雅虎助手這么過癮的事,怎么可能放手不管?每一個大的流氓軟件背后都是一家大公司,剜大公司的心頭肉,這和玩火差不多,周鴻祎敢放手嗎?就算周鴻祎放手了,還有一個管得更細、事必躬親的齊向東呢,也不管嗎?

舉個例子,傅盛堅持用專殺來對付木馬,每發現一個木馬就做一個針對性的專殺,這種辦法短期內有效,但是長期來說沒有前途:現在每天產生的新木馬上升到幾千萬個了,360得做多少專殺?而周鴻祎當時就主張搞深度掃描(就是360后來的云查殺)、非黑即白、還有QVM引擎。后來的發展證明周在技術路線上是非常有遠見的,現在金山自己也是在照抄360的技術,這點上不佩服周鴻祎不行,你們說我拍馬屁也無所謂。

其實道理很簡單,用周鴻祎自己的話說,就是“如果傅盛真的那么牛、那么重要,如果360真的離不開傅盛,公司又怎么敢讓他走人?”

老周送傅盛20萬股,對其他員工是不公平的

聽說傅盛離開時,好像還哭了一次,提出想要360的股票,老周這人只要一見到眼淚就立馬軟了,結果就答應了,還提醒他圖片軟件不是一個好的方向。我沒想到的是,老周居然會送他20萬股。

不是說20萬這個數有多高,我相信老員工里應該不乏拿得更多的,而是傅盛只干了兩年多,按協議規定,干股應該是干滿三年才能拿到一部分,滿四年拿到全部。因為干股比期權值錢,所以在時間安排上是一個倒金字塔,意思是鼓勵員工跟公司一起堅持奮斗,而不是干一兩年就跑。

傅盛按規定應該是一股都拿不到,我做夢也沒想到,對于這樣一個犯了嚴重錯誤、影響公司發展的人,周鴻祎居然還要送他20萬股,不知道是怎么想的。這次披露后,公司里很多人對這點有意見,公開說也無妨。

幸虧送股票時簽了個競業禁止協議,要求傅盛不去對手公司、不做競爭業務、不挖360員工、不詆毀老東家,也幸虧傅盛一再地公開破壞這個協議,逼著公司取消給他的股票。不然我們這么拼命干活,金山的CEO卻在坐享其成,舒舒服服地當360的股東,同時還要天天罵360、毀360,這叫什么事啊?對金山的員工來說,他們如果知道自己的CEO天天在公開場合鼓吹打倒360,私底下卻想盡辦法,卑躬屈膝地找360討要股票,又會是什么感受?

好像傅盛把毀掉360當成了自己的人生目標

公司手里有傅盛這么多把柄,一直沒有拿來說事。但是,傅盛離開后到處以360之父自居,拼命挖360的人,甚至不斷公開站出來罵360、罵周鴻祎。

傅盛剛離開,就拿了雷軍的投資。沒多久,就把可牛和金山的子公司金山貝殼合署辦公了,金山貝殼做出來的金山衛士第一版,從界面到代碼,都跟360安全衛士幾乎一摸一樣。

接下來360和金山爆發口水戰,金山被爆料的當天,傅盛忽然跳出來說”360攔截可牛殺毒,就是為了把視線從金山身上轉移開。第二天我看見新聞后,還去問老周:咱們干嘛干這蠢事?攔它沒有一點好處啊。老周一下子就急了:你腦子進水了?傅盛的話你也信!我才回過神來,再看傅盛所謂的證據,就是幾張截圖。一個做圖片軟件的公司,PS幾張圖不跟玩似的?如果360真的攔截了可牛,傅盛完全可以去起訴,也一定會去。時至今日,他起訴了嗎?

不管傅盛怎樣辱罵和挑釁,老周一直忍著,始終沒有還擊。以周鴻祎的個性能忍這么久,真是大出所料,我問他為什么,說是不想給傅盛自我炒作的機會,另外辛辛苦苦培養的人不但背叛了,還這么沒良心,自己都覺得很沒面子。說實話,我覺得老周在公司里一直袒護傅盛,結果傅盛出去后反而把矛頭對準他,換任何一個人,都不會不感到傷心。

但是傅盛并不領情。去年1231日,傅盛趁元旦要放假,在下班前搞突然襲擊,開發布會說360”竊取用戶隱私。這事其實就是一個bug,金山自己也有,而且比360嚴重得多,行業里的人都清楚,但是傅盛明知道是怎么回事,還要混淆視聽,顛倒黑白。更蹊蹺的是,他們當時說漏了嘴,透露出是從360服務器上拿到的數據,問題是,金山怎么會有360服務器的權限???!!!……

這已經屬于陰謀陷害了,連一些早年跟傅盛關系不錯的同事,譬如姚玨,都覺得傅盛太卑鄙了。老周下決心取消傅盛的股票,應該就是這個時候。

這樣一個人,居然還好意思一次又一次地來找360要股票,換成我,早鉆到地底下去了。

讓傅盛擔任金山安全CEO,是360的一個長期利好

傅盛說周鴻祎容不下他,不如說他自己更合適。傅盛用人的第一標準就是聽話。

金山安全的技術總監叫梅銀明,據說技術很牛,但是比較有性格。傅盛到金山后,梅銀明就被排擠出來了。連金山的李鐵軍,也在微博上說梅的離開是金山一大損失。

我看梅銀明的博客,說傅盛有紫霞神功護體,這應該是拿岳不群來比傅了,梅還披露說金山內部現在鼓勵互相告密。為了讓他離開后少說話,金山高層甚至舉了錢云會的例子,威脅他的人身安全。值得注意的是,梅銀明的微博里還多次提到:把傳播病毒技術都作為競爭計劃的團隊,有何資格言善良?

時間長了,像梅銀明這樣的人都會慢慢被排擠出來,從這個角度說,我覺得傅盛確實像是360派去的臥底。
傅盛去金山當CEO,從短期來說,讓360很難受,因為這個人瘋了一樣,把搞垮搞臭360當成金山公司的主營業務。但是從長期來說,這樣一家把仇恨當成生存目標的公司,再加上傅盛個人的狹隘、自大,又怎么可能有前途?如果沒有騰訊的輸血,金山能撐幾年?所以說,讓傅盛當金山的CEO,并且一直當下去,是360的一個長期利好。

傅盛的心路歷程

傅盛心里其實應該很郁悶的。文章最后,我來按時間順序,替他總結一下心路歷程吧:

1 奇虎能成功嗎?還是給自己留條路吧,奇虎可牛,一公一私,總有一個會成功。

2 沒想到360這么快就起來了!唉,可惜360是奇虎的,不是可牛的,要是我自己的就好了……

3 360為什么不能是我的?我的功勞那么大,它就應該是我的,周鴻祎虧待我了

4 不過好像做免費安全也不掙錢啊,要掙錢還得另外想辦法……

5 糟了!被發現了!

6 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反正免費安全也掙不到錢。以我的能力,可牛未必不能超越奇虎。但是這筆帳得永遠記著!

7 好像圖片軟件也不那么好做……,幸虧有雷總

8 我也是CEO了,和周鴻祎平起平坐了,報仇的機會來了!

9 我認識馬總了!馬總是我大哥,還給了我20%的金山股份,我要好好出力報答馬總。

10 20%要兌現好像很難呵,好在360居然上市了!而且市值很高,還好,我還有20萬股。

11 他們居然取消了我的股票!我發財的最后一點希望也破滅了,抓狂了!!!!!!

 

相關熱詞:傅盛離職內情 360叛將到騰訊馬前卒 

上一篇:六大互聯網巨頭在線營銷行為經濟學分析
下一篇:網絡水軍來襲 微博大戰“僵尸”

 
返回頂部 ↑
上海快三开奖最新